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网站首页 AG手机客户端登录 关于我们
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国贸玉沙路100号
电话:86-0534-3738368  3738366
传真:86-0898-6688368
全国免费热线:400-8899-997
网址:http://www.baidu.com
邮箱:baidu@126.com
   
 
关于我们
《炙热的我们》:厮杀的“饥饿游戏”炙热的现代焦虑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:2020-05-31 阅读:次 【字体:

  一档主打音乐团体竞演的网综《炙热的我们》昨晚8:00上线了。节目集结了近两年各大平台产出的音乐团体,有男团、女团、歌唱组合、乐队等,

  首发阵容就包括R1SE、SNH48 GROUP、盘尼西林、SING女团、BlackACE、sis,称“顶级”或许有争议,但至少是近几年包括《明日之子》《创造营》《乐队的夏天》等各大选秀舞台上称得上最亮眼的团体。

  这样的阵容,第一期的社交网络表现差强人意,却仍旧是一档“粉丝向”色彩很浓的综艺,囿于粉丝群体的讨论。在许多路人眼里,这档综艺并没有打动他们。

  “已出道艺人再比拼”的模式并不陌生,从《我是歌手》到《演员的诞生》,乃至《欢乐喜剧人》,明星高压竞技比赛一直为人们津津乐道。而这次,腾讯将目光锁定到男团女团的身上,似乎想通过《炙热的我们》来探讨“成团了然后呢”的答案。

  但质疑声也由此而起,《炙热的我们》好像并没有能力给出答案。在节目和讨论的背后,我们需要思考的是,男团女团的生存空间究竟在哪里?偶像圈大逃杀,真的就是他们的唯一出路吗?

  从2018年开始,中国互联网开始了快速的“造团”时代。《创造101》提及的“中国最强女团”,在两年后的今天仍旧是一个悬而未决的议题。两年间的偶像选秀层出不穷,仅男团选秀中的出道组合就有“NINE PERCENT”“UNINE”“BlackACE”“R1SE”等,虽然风格各异,但就团名来看,对路人而言分辨起来也并非易事。

  男团女团的快速生长,直接暴露出来的是团体舞台资源的缺乏。《明日之子3女生季》虽然并非女团选秀,但节目中的三个唱将选手组成的“sis组合”在《炙热的我们》中也坦言,自2020年1月1日出道以来,受到疫情的影响并没有展现的舞台,观众对其的认知接近于零。

  但舞台的缺乏不是2020年上半年才有的事,这种现象伴随着男团女团的满盈就已经出现了。觉醒东方的创始人纪翔在接受采访时就说到:“周期更迭更快了,原来也许是十年一周期,但现在一年就是一个周期。”在快速消费的中国市场上,练习生们不能等太久。但迭代速度的加快,就势必会造成用户焦点的分散。企鹅影视高级副总裁马延琨说,近几年市场上还没有一支大众审美的男团,很多团体只受到部分用户拥护。这也是所谓的偶像团体“破圈”之难所在。

  在流量的“蓝海”中,男团女团的生存空间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宽广,更像是一种“快消品”的存在。《炙热的我们》所讨论的“成团以后”的问题,似乎也是浅尝辄止。而马延琨口中的那支“大众审美的男团”,本身就很难被明确定义。至于大众审美究竟是什么,偶像团体的“全民性”阈值究竟如何,这些问题对于年轻的中国偶像团体市场来说,就是更难解决的问题了。

  如果说将偶像男团、偶像女团、歌唱组合、小众乐队放在一起竞争厮杀,是一种形式创新,那么这种“风格的乱炖”,也容易让人看不到主线。节目的底层逻辑和动线不明,就会让人停留在感官刺激的层面。而节目所强调的大众评审分为“80”“90”“00”三个年龄分区,又显得有些多余,因为在节目中也没有给出三个群体设置变量的原因,他们的话语也没有体现出明显的代际差异。

  “无论如何,PK就完了”的逻辑,遵循“肾上腺素优先”的原则,冠军目标也让这场比赛能够持续进行下去。但是将一个团体的价值归结于“一场舞台的炸与不炸、美和平淡”就显得有些主观了。对作为观众的我们,围观了“音乐厮杀”,我们就关注了音乐本身吗?大概率不会。正如人们对《演员的诞生》中夸张的“炸裂式演技”表达出的不满类似,音乐也不是越炙热越好,音乐不是一种公式、一个流向。

  但我们不必否定“厮杀”本身的价值,对于一档节目来说,完成一定时空内的戏剧性呈现,影响着它的“卖相”。只不过在这个本就是情绪、对抗堆叠起来的场域内探讨音乐的未来、男团女团的发展,就有些不切实际的苛责了。

  而对于男团女团们来说,经历了原生节目的激烈角逐后,进入市场后遇到困难和冷却,亟须一个舞台证明自己的实力。

  但纵观林林总总的节目可以看到,中国不缺冠军,对于这些优中选优的偶像来说,无止境的PK是没有意义的,探寻如何在快消品盛行的市场中生存和进步,要比简单的“我赢你、你赢他”更重要。

  前段时间互联网上唇枪舌剑的“前浪”与“后浪”之辩,展现出来的是青年群体面临的时代压力。而偶像的光环,与《后浪》视频中精彩纷呈的理想生活状态殊途同归,是许多青年人想成为而难以成为的模样。从普遍意义上讲,作为粉丝梦想的投射,“偶像是你想成为的那个人”。而对于养成系偶像的粉丝而言,在偶像身上找到那种“改变命运”的成长认同感就更加重要。

  但从另一个角度上说,这种投射的背后,则是其生活压力与个人焦虑的一种“掩体”。梦想的背面,则是令人焦虑的现实。那些看完了《后浪》、看过了偶像之后的青年人,回到现实依然要继续面对社会垂直分层固化加剧带来的矛盾。

  一时难解的职业焦虑、身份焦虑、财富焦虑,造成的安全感缺失,很容易让人依赖某种简单竞争来完成自我认同。而这种焦虑情绪蔓延到男团女团的领域里,就体现在他们面对资源的有限性与竞争者一茬接一茬地涌现时,对自己职业和身份的焦虑。焦虑就更容易让人陷入角斗场思维之中,用炸裂的表演、炸裂的态度、炸裂的音乐来互相对抗。

  但“A战胜B”的满足感,并不是促进理性缓解焦虑的长效之策。对市场来说,竞争是一个长期的反馈过程,而比赛这种短期竞争的结果就显得流于表面。这种将“赢”与“成功”划等号的简单竞争思维,也不能引导男团女团们建立正确的认知和归因。

  我们期待男团女团们在《炙热的我们》中发光发热,也期待他们能真正找到自己在市场、艺术等多个纬度中的定位。通过“1V1PK”的形式解答他们的职业困惑、解决他们的生存困难,则不是什么容易的事。在综艺的“角斗场”中一战成名,不如放轻松,只当一次汇演,面对市场的风向,做自己的同时潜心打磨具有生命力的作品。作为粉丝理想映射的偶像们,如果能卸下不必的焦虑,对粉丝们来说也是一种慰藉和正反馈。

  王会丽:《当代青年社会心态的嬗变——解读2010-2013年网络流行语》



上一篇:有什么创业小吃不贵利润又好的值得我们去创业的?

下一篇:我们(电视剧《欢乐颂2》片尾主题曲)

 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#
电话:86-0898-6688368 6688366 传真:86-0898-6688366 全国免费热线:400-8899-997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国贸玉沙路100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