收藏本站 设为首页
网站首页 AG手机客户端登录 关于我们
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国贸玉沙路100号
电话:86-0534-3738368  3738366
传真:86-0898-6688368
全国免费热线:400-8899-997
网址:http://www.baidu.com
邮箱:baidu@126.com
   
 
关于我们
舞台匮乏、曝光稀缺《炙热的我们》为音乐团体市场带来了哪些新思
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时间:2020-05-31 阅读:次 【字体:

  作为国内首个音乐团体竞演节目,《炙热的我们》又为音乐团体市场带来了哪些新思考?

  当融入了说唱电子元素的《黑猫警长》旋律响起、《大碗宽面》被改编为电子国风版、新裤子乐队的《你要跳舞吗》以WOTA舞形式呈现、摇滚嗓嘶吼出《游击队之歌》的句句铿锵、自编舞台版《Bad Guy》令人耳目一新、融入歌剧元素的《美丽新世界》唱出熟悉的旋律……

  5月29日晚,随着《炙热的我们》首期节目以“我们是谁”为主题的六个舞台播出后,在开播前关于偶像团体、摇滚乐队等重重标签下的种种声音,最终被一个个精彩又具反差感的舞台吸引了视线。

  观众们不仅直观地感知到了音乐团体的多元实力,也观察到了这一群体所面临的曝光缺口。

  当偶像产业向着成熟趋近,对于音乐团体而言,作为音乐团体与观众最直接的沟通媒介——舞台,却成为了“限量版的奢侈品”。在这样的现象背后,作为国内首个音乐团体竞演节目,《炙热的我们》又为音乐团体市场带来了哪些新思考?

  随着音乐选拔类节目层出不穷,一个个团体出道或开始被人知晓。凭借出类拔萃的综合实力和极具魅力的舞台表演,观众们记住了一张张年轻的面孔。而这些从成百上千人中脱颖而出的团体们,在坎坷艰辛的成团、问鼎历程告一段落后,才真正踏上征程。

  成团不易,曝光更难。作为国内顶级男团,出道316天的R1SE仅有团体舞台28次。R1SE队长周震南在节目中表示,“舞台对我们来说是圣殿,从作词、作曲到舞美镜头,我们对于舞台有很多创意,但是能够实现这些想法的舞台却非常少。”

  出道1715天的SING女团接近一年没什么活动,成员林慧表示,“大家都是自己扛着相机拍一些自媒体视频来撑着。”

  BlackACE出道388天,团体舞台仅有9次。成员赵品霖表示,BlackACE在无锡成团,可能也是在无锡“失业”的。田书臣坦言“我们出道,外界对于我们的认知很模糊。不知道我们擅长什么,我们的风格是什么,甚至不知道我们有过什么。

  而SNH48 GROUP,因为队伍庞大,曝光机会更是难得,成员陆婷坦言,“一首歌里每个人能分到3帧的镜头。”

  而“画风”与其它几支音乐团体格格不入的盘尼西林,作为摇滚乐队,根植于Livehouse、各大音乐节等独立音乐现场,对于舞台的重要性更是感知深刻。视舞台为生命的主唱小乐在节目中表示,“60天让我演50场都是可以接受的”,对他们来说,其实没有不能唱的舞台。

  但行业内颇有声量的音乐团体的舞台机会尚且稀缺,恰恰反映了音乐团体市场的普遍现象:音乐团体行业正在面临发展壁垒,存在严重的曝光缺口。

  其背后的原因,一方面是宣发环节的断层,导致了一个个音乐团体走向市场的过程中无法“续航”,另一方面,是观众与粉丝间难以逾越的鸿沟。而《炙热的我们》在展示了不同风格类型的音乐团体的同时,或也为其提供了宣发新渠道。

  首先,没有渠道曝光,其余皆为空谈。在出道即巅峰、成团后劲不足的普遍现象下,《炙热的我们》这档节目让来源不同、品类不同、阶段不同、风格迥异、音乐性多元的团体被大众看到。

  无论是成团于《创造营2019》的R1SE、还是出道于2015年的O2O概念女子组合SING女团,《炙热的我们》不仅为优秀的新生代现役一线团体提供曝光出口,也为缺少舞台机遇的成熟团体提供了“重返”大众视线的机会。

  其次,音乐团体不仅需要规范且有影响力的渠道来为其发声,更需要多元化的传播效果,以及与更广泛的音乐受众双向沟通的平台。

  一方面,在音乐团体产业中,圈地自萌的现象尤为明显。如粉丝在数字音乐平台上打榜,极大的助推了音乐作品的流量,而大众却与偶像团体的音乐作品之间存在壁垒。一些偶像团体空有百般武艺,却只能局限在粉丝追捧的狂欢中,无法将作品渗透向其他受众圈层。

  另一方面,风格迥异的中国音乐团体往往匹配到不尽相同的受众圈层,如摇滚乐队盘尼西林的受众与主打电子国风的SING女团的受众重合度就很低。

  而《炙热的我们》的舞台不仅能够为其提供曝光机会,亦能够让更多其他圈层的受众认知到团体的实力,制造彼此圈层相互了解的机会,乃至实现音乐团体的跨圈层渗透。

  这样的跨圈层体现在选曲、大众评审的维度上,也体现在音乐团体之间的相互认知上。

  作为传统视线中的偶像团体,成员大多为95后00后的R1SE、sis分别选择了诞生于80年代的《黑猫警长》主题曲、S.H.E在2002年演绎的《美丽新世界》。

  而在评审机制中,来自80、90、00后三个维度的大众评审的认可同样重要。因为只有获得更广泛圈层的大众认可,音乐团体的舞台才有更大范围的说服力。真正实现了现役炙手可热的音乐团体,不谈流量,用实力说话。

  例如在《炙热的我们》首期节目中,R1SE的预期对手是盘尼西林,而在R1SE舞台演出前,盘尼西林对R1SE的了解只局限在周震南一人上,在R1SE舞台结束后,盘尼西林主唱小乐感慨到,“长这么大,第一次接触偶像团,就给我‘吓’着了。”

  恰是基于这样的偶像乃至音乐产业生态,《炙热的我们》力求为音乐团体提供一个前所未有的专业舞台,一来可以促进音乐团体间的相互交流和团体音乐的多元发展;二来,在为头部偶像团体提供了展示机会的同时,《炙热的我们》也为小众团体提供了突破圈层的机会。

  值得一提的是,这样的跨圈层渗透的受众,更多是“循作品迹向”而来的受众。无论是对于偶像团体还是摇滚乐队而言,这都是音乐/舞台作品得到认可的证明。

  对于音乐市场而言,《炙热的我们》作为首个音乐团体舞台品类的诞生,首先为疫情期间匮乏的线下演出市场输送了优质的舞台作品。首期节目中的六个舞台,在对经典作品的音乐/舞台改编过程中,或多或少都融入了团体成员的自我想法。

  音乐团体将舞台视作又一个音乐创作灵感的挥洒地,而偶像团体们也同时将舞台视作珍贵的、能够进行自我表达的机会。周震南在节目中表示,“来到这里也希望能够唱出我们心中的想法,想尝试的一些音乐,让更多人听到。”

  对于音乐团体本身而言,《炙热的我们》不仅为其提供了曝光渠道与宣发助力,也为其提供了跨越圈层的机会。对于偶像市场而言,风格迥异的音乐团体间的1v1 battle,也让市场见证了偶像团体的“不谈流量,用实力说线后所代表的不同年龄阶段的大众评审机制下,音乐团体们也经历了一场来自不同维度审美体系的考察。

  在围绕舞台竞技元素、为现役音乐团体所打造的大众综艺领域中,《炙热的我们》无疑为市场提供了一个参照范本。作为国内首个音乐团体竞演节目,我们能够看到,《炙热的我们》正试图成为连接音乐与偶像产业的纽带,以更专业的音乐视角叙述中国音乐团体关于音乐、舞台与市场的求新与探索。

  在这条主要叙事线下,《炙热的我们》不仅提供了前所未有的专业的曝光舞台与宣发通道,更为音乐团体产业提供了新的思路——为他们搭建起和广泛大众之间的双向交流平台,也为音乐团体的后端发展提供了新的思路和积极的意义。



上一篇:《炙热的我们》:偶像团体的困局何时能解

下一篇:《炙热的我们》开播 周震南回应改编《黑猫警长

 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#
电话:86-0898-6688368 6688366 传真:86-0898-6688366 全国免费热线:400-8899-997 地址:海南省海口市国贸玉沙路100号